里间的七月

女,未婚,内向寡言,性情多变。闷骚且自恋,清高却善良。

错过·一直

欲言又止的酸涩 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 非常清晰有条理的一团乱麻 嗯 我知道 美好得像彩色的肥皂泡泡 一戳即破 就这样吧 依旧是美好的 从前是 现在是 让未来也是吧

不在不再在

人们在匆忙中相遇,在匆忙中喜欢和不喜欢,又在匆忙中没有告别的离开。

有的人说不出哪里好 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真是鬼迷了心窍 真好最好再好都不是那个更好 真的出现过

李健清华演讲稿--我喜欢的才子

阅读文字:

作者 :  田军


【演讲稿】



       时隔多年,再一次来到(清华)西阶,跟过去已经完全不一样,条件好太多了。15年前,我在这里学过信号与系统(笑声)。当时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多年之后我会在这里讲音乐。生活真的是太奇妙了!而且我发现,清华女同学的比例好像高了一点(笑声),人文环境好了很多。尤其是后面站着的朋友,非常辛苦,非常感谢你们,这么热还能过来看我讲演。其实我一小时之前还在游泳,工作人员问:“健哥,你准备得怎么样了?”我说我还没准备呢!工作人员就很惊讶。后来我想,我天天都在从事音乐,也不用太准备,因为我觉得我是一个时刻准备着的人(掌声)。
       我还看到很多我歌迷会的朋友。每次他们都是几十公里迢迢赶来(笑声)。(李健向歌迷会打招呼)我突然想,我是不是得重新准备一下我这个稿?因为今天来了很多学琴的人,我还是结合吉他讲起吧。距离我上一次讲演已经26年了,我上一次讲演是在小学的时候(笑声),我记得我的讲演题目是“如何做‘四有’新人”(笑声)。今天我要讲“吉他如何创造音乐传奇”。我就讲一讲自己的感受吧。
       我从小就喜欢唱歌。有一天,突然觉得,如果能够自弹自唱该有多好。因为那时候有很多关于吉他的电视剧和电影。后来我就选择了一个最便宜的吉他班,40块钱一个月,就去学了。当时,我就有一个想法,我只要会弹唱两首歌就OK了。一首是《大约在冬季》,另一首是《外面的世界》。后来学了一个月的时候,老师都教一些特别偏的歌曲。我记得有一首歌是《兰花草》。大家都听过哈,是一首不需要左手就可以弹唱的歌(笑声)。另一首是《四季歌》,是日本的一首歌。但老师非常会做生意,在初级班要结束的时候,有一天忽然停电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他故意的,还是真的停电了。他就点了一支蜡烛,坐在桌子上,用一把古典吉他弹奏了《爱的罗曼史》[一],这是很多朋友都听过的一首比较通俗易懂的独奏曲。然后,我一下子就被深深吸引了。我觉得,那个比弹唱更吸引我。然后我就又交了15块钱,学下一个班。学了三个月,老师又弹奏了一个更好听的乐曲,我就继续学,继续交更多的钱。后来,因为我表现得不错,弹得也比较好,能够帮老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老师打扫教室,然后调琴(笑声)——我是哈尔滨人,我普通话应该很好,我说的是“调琴”(笑声)。在那段时间里,每天都要调60把吉他,所以耳朵变得比较好。然后老师就不收学费了,我就跟老师学得更深。当时已经开始学古典琴了,又带了两个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学生,来教他们弹最基本的。基本上,这个学费我是拿不到的,都是给老师,顶我向老师学琴的学费。 
       最开始,我弹那些和声的时候,并不知道我弹的是哪些音,只知道弹的是哪些功能块,比如说这个是A小和弦,D小和弦。直到后来弹古典琴,我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结要弹这个音、这个和声,为什么下个小节就要换和弦。这是古典吉他[二]教给我的。当时在我学琴之前,中学也有音乐课。每次上课,老师没什么事做的时候,都会叫我到前面做一道音乐题。我每次都是以非常荒谬的答案结束问题的。因为对乐理一点都不懂。等学完琴之后,再上音乐课,我就成了全班乐理知识最好的人。因为那时很少有人会用假期的时间学音乐。老师也感到很奇怪。后来他问我,我说我在学吉他。所以我觉得,吉他是一个真正的音乐启蒙者,内地、港台的歌手,包括我在内,百分之八十是在吉他的引领下打开音乐之门的。因为吉他是一个特别好的乐器,它能从最简单的简谱,到五线谱,到和声学,甚至到最难的巴赫[三]的复调音乐,一步一步引领你。 

       一 《爱的罗曼史》,法国影片《被禁止的游戏》配乐。取材于西班牙传统民谣,由西班牙著名吉他演奏家叶佩斯改变并独奏。乐曲优美纯朴的旋律与清澈的分解和弦完全融为一体,充满了温柔和浪漫的气息,是吉他曲中的一首不朽名作。

       二 古典吉他,又名西班牙吉他、尼龙吉他及佛朗明哥吉他,是吉他的一个分类。在指板上由弦枕到琴柄与琴箱结合处是12品格,指板较宽,使用尼龙弦,音质纯厚。主要用于演奏古典乐曲。古典吉他从演奏姿势到手指角弦都有严格要求,技巧精深,被认为是吉他艺术的最高形式。


       三 约翰•赛巴斯蒂安•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1685-1750)是18世纪上半叶欧洲最伟大、最有影响的作曲家。他是巴洛克音乐时期的重要代表人物。由于他一生杰出的创作活动和对音乐艺术的发展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在世界音乐史上,巴赫素有“音乐之父”的美称。

       但是,我们现在有一个误区,认为吉他是流行歌手或是摇滚歌手的一个道具,好像成为了一种装饰品。其实在我看来,吉他真正的价值还是在古典吉他这一部分。世界上有四大乐器:钢琴、小提琴、大提琴和吉他。有的音乐家形容很准确,钢琴是乐器之王嘛!吉他相当于是王子,小提琴是公主。所以吉他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在里面。好像在重大比赛中,这四样乐器的获奖者奖金也是最丰厚的。不过我们大多数人都会忽略古典吉他。其实我学琴、做音乐,受益最多的还是在古典吉他那里。从整个中学时代,好像除了学习就是弹琴,所以体育很差。当时体育课也没有什么可以训练的,因为在哈尔滨,冬天的时候基本就以滑冰为主,夏天呢,就是单双杠。所以我们那个时代毕业的同学,除了滑冰很好,另一个就是胸肌比较发达,天天体育课只做这两样。
       中学时候,我是个很用功的人。一路过来,要学习、要高考,所以每天都是在中午午休的时候来弹琴。假期的时候,大概每天会弹4到6个小时,也就没有什么其它的业余活动。来到清华后,我发现很多热爱音乐的朋友很多想法都非常好,也很有音乐天赋,但是缺少的是技术。如果你上大学再学琴的话,严格来讲是比较晚的;如果你要从事音乐的话,是晚了很多。在我入学的时候,有很多摇滚乐团。清华当时,我不知道现在怎么样,有很多长发披肩、穿着皮衣的人(笑声)。当时,九十年代,好像是摇滚乐,尤其是重金属乐非常发达的时候。所以当时玩摇滚乐的人都比较有优越感,尤其是弹电琴的人。像我们弹古典的,或是写民谣的,好像在气势上就不太够。我刚上大学之后也弹了一阵电吉他,后来发现不太适应。因为电吉他弦特别软,而且很细。关键是它还很费钱!为什么呢?要买效果器,还要有电。宿舍经常就没电,太晚就不行(笑声)。后来就放弃了。
       在清华二年级以后,我真正梳理了我在音乐上的一些杂乱无章的技术和知识。我去了清华的合唱团,合唱团里有四个声部,那个和声是特别美妙的。当时有一个高年级的同学被称为“和声器”,就是你唱什么他都能和声。后来我们有一次唱越剧,越剧他也能和声(笑声)。他一下就能找到那种3度的关系。半年以后,我也会了,别人一唱,我就能找到高的大3度和小3度。由于是唱男高音的,下3度找不到。后来又去特意学了一下男低音声部。这个对一个流行歌手来说很重要。以至于我在水木年华开始的时候,唱和声是不用额外开支请当时的“黑鸭子”[一]等专门唱和声的人的,因为自己就可以找到和声。

       一  “黑鸭子”组合,最早成立于1984年,是中国歌坛的第一个和音组合。最初成员徐秀霞、陆莉莉、尹淑占皆为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专业毕业生。正规的音乐教育,系统的训练,培养了她们良好的音乐素质。96年陆莉莉移居加拿大,98年郭祁加入。02年底,原“黑鸭子”演唱组合重新调整成员。在“黑鸭子”创始人徐秀霞重新调整演唱组成员后,“黑鸭子”演唱组合分成了(徐氏)老“黑鸭子”组合,和李氏(李蓉、郭祁、李伟)“黑鸭子”组合。

       另外一个在清华很重要的阶段,就是在大二的时候开始了辅修课程。我不知道你们现在有没有。当时就是中国音乐学院和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就在这里,来教乐理。(我们)学得很系统。有艺术概论,民歌学,一年半的视唱练耳,斯波索宾[一]的和声学,还有基础乐理,曲式分析。学到最难的时候,大概是两年半的时候,我就退出了。因为我是电子系的,电子系的功课实在是太重了,尤其是我刚才提到的在这个房间里学的那个“信号与系统”(笑声),还有一门最重的课叫“随机过程”(笑声)。这里有电子系的吗?(观众回应:“有!”)你看都不敢举手啊(笑声)。真的是学得太累了,我觉得如果不把那个(音乐辅修课)停掉的话,我在电子系就很难毕业了。


       一 伊•斯波索宾(1900-1954),苏联音乐理论家、教育家。主要论著有《二声部及三声部视唱集》、《音乐基本理论》(有中译本)、《和声学教程》等。

       一路学的这些古典音乐,对流行音乐是非常有帮助的。今天我们所有流行音乐的手段,还是在沿用古典音乐的。那有人会问:爵士乐呢?爵士乐受古典音乐家德彪西[一]启发很多,都是由古典音乐过来的。所以我觉得在清华这几年,在技术以及音乐的成长上,清华给我特别多。当时跟合唱团的老师也是有很多分歧的,因为我当时民歌唱得特别好,老师们还是希望我能在民歌的路上走得远一些。但当时我跟后来“水木”的卢庚戌他们总在一起,唱一些校园歌曲。学校开始不是很支持,但后来也很理解;然后在流行音乐上从默许到支持。后来我们有了校园歌曲协会,很可惜只举办过一次,之后就解散了。但当时给我印象很深的是,学校的创作气氛非常浓厚。那时已经成名的比我们年长一些的,像高晓松啊、老狼啊,包括郑钧等,也经常来学校;也来过这里。来表演,给我们这些热爱音乐的人很多鼓励。我记得九四年吧,就在隔壁的大礼堂,当时《同桌的你》刚刚流行,然后老狼在上面唱歌。记得当时天很热,我还穿着一件很厚的绿衣服,好像是什么“宜而爽”之类的牌子吧(笑声)。老狼上场的时候,下面掌声如雷,我很羡慕。我想,要是有一天我像老狼这样就好了:站在舞台上能够歌唱(如雷的掌声)。多年以后跟老狼说过这个事儿,老狼笑呵呵地就拍了我一下,说:“你可以呀。”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笑声)。

       一 阿希尔•克劳德•德彪西(1862-1918),法国作曲家,音乐评论家。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写过一些对遭受苦难的人民寄予同情的作品。在三十余年的创作生涯里,形成了一种“印象主义”的音乐风格,对欧美各国的音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现在,我坐在这里,逐渐梳理我这些记忆的片段,特别美好。但当时在清华的时候,真的是在学习上很累,就想尽快毕业,过一种没有考试的生活(笑声)。后来毕业之后,我和我的一些同学每年到1月份、6月份就有点不太舒服(笑声),也常常做噩梦(笑声)。几个月前我还梦到有人说:李健,你要参加高考了。我说我都从清华毕业了,怎么还要参加高考呢?他说:对不起,那个不算(笑声)。后来发现,我们班学习最好的那些人也会做这样的梦,我就安心了一些。
       毕业的时候,有人说,如果在清华不考试的话,很多人愿意在这儿生活一辈子。我能够理解这种美好校园的感觉。当歌手之后,也有人采访我,问清华对我音乐创作的影响。我想一想,说:如果不来到这个学校,我可能不会做一个歌手。恰恰是这样一个理工科院校,当它的人文气息出现的时候,就会特别吸引人。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有太多人文的协会,比方说有诗社,有古典音乐学会,还有吉他协会、国标舞协会等。昨晚在跟美术圈的一些朋友聚会的时候,我又想到,我可能是比其他的同学有一些额外的收获。九六年的时候,我在清华北门的民房里住了一个夏天,正好遇到了一些流浪的诗人和画家,从圆明园搬到了清华北门。他们的说话方式、生活方式和作品,都给了我不太一样的感觉。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有一些去创作的冲动。我看到了他们的诗歌和油画作品后,发现原来还有另一种思维方式的存在。这对于我来讲是有吸引力的。我在中学的时候,很不喜欢语文,语文成绩也很差。我记得考试第一道题总是要找出字音型全对的一组,没有一次对的时候(笑声)。但九六年时,我突然发现,我是喜欢语文的,我只不过是不喜欢曾经学的那些文章而已。我喜欢看《梵高传》,看《麦田守望者》,后来看博尔赫斯[一]的作品。那些真的给了我很多人文上的鼓励。后来我写了一首歌叫《风吹麦浪》,其实是在写这一阶段的记忆。
       在清华的这几年,是我真正成长的阶段。在中学,你是不自由的,是完全被动的,因为你要高考;家人会照顾你,你的生活是受到约束的。来清华之后,首先你要自己支配你的这些钱。开始前两年我总是控制不好,一半时间钱就花没了(笑声)。又不愿意向家里要钱。所以,后来也去外面酒吧唱歌;做过一些勤工俭学的事情。我记得五(?)年级的时候,我已经有一万块钱了,觉得已经很富有了,就经常请同学喝汽水(笑声)。我喜欢游泳,就买各种高级的游泳镜。当时是很快乐的。


       大学中,你的生活是很独立的,但你也会遇到情感上的挣扎。你不可避免地要考虑到“恋爱”这两个字。在清华恋爱又很特殊(笑声)。我不需要赘述太多;有时候是无计可施(笑声和掌声)。隔壁的北大呢,北大的女同学又很骄傲。我们也很骄傲,所以我们就不去(笑声)。所以后来在创作当中就写了很多幻想(笑声)。孤独导致幻想,幻想导致创作,这是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变的一个道理。当时很多学长都劝我。说你应该多谈恋爱,这样你才能有创作;你不忧伤怎么能有创作?(笑声)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有很多校园歌手莫名地目光忧郁(笑声),经常沉思。我有一个学长也写歌,经常说一些很有哲理的话。有一天他把我叫到他面前,说:“李健,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说我怎么了。他说:“你老唱一些谭咏麟[二]他们的作品,你为什么不去唱更有深度的呢?”我就问,什么是有深度的歌曲。他说:“你应该多唱唱罗大佑,唱唱Beatles[三],就是甲壳虫。”我说:“我听过他们唱,但我觉得他们唱功不行。”当时我对音乐的理解很长一段时间是停留在技巧上。他非常生气。我记得当时他是在喝一瓶啤酒,然后他就“啪”地把酒瓶放到桌上,很愤怒地说:“你是一棵好苗子,你不能再这样了!”(笑声)当时给我吓了一跳。因为清华有一个传统,即使你唱得再好,弹得再好,面对学长的时候,你都要很听他的话。一直是这样。当年我比很多年级比我高的人唱得好、弹得好,但我依然对他们毕恭毕敬。他这个话给了我很大震动。后来我就真正开始去听他说的这些人的音乐。的确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

       一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1899-1986),阿根廷作家。作品涵盖多个文学范畴,包括:短文、随笔小品、诗、文学评论、翻译文学。其中以拉丁文隽永的文字和深刻的哲理见长。代表作有诗集《面前的月亮》,散文集《探讨集》,小说集《杜撰集》等。

       二 谭咏麟,香港乐坛的天皇巨星,他和许冠杰、张国荣、梅艳芳等人代表了粤语歌曲的最高水准。

       三 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又译甲壳虫乐队),英国摇滚乐队。给流行音乐带来了**性的变化,影响了自60年代以后的数代摇滚乐队的音乐和思想,直接导致了摇滚乐的变革和发展。而乐队中四名伟大的音乐家,特别是约翰•列侬(John Lennon)和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对于世界各个角落的后辈摇滚歌手及音乐创作者们的影响持续至今。

       其实我在音乐上的成长经历特别能够反映当今的乐坛。你能理解为什么网络歌曲能那么流行,你能理解为什么小孩儿爱听港台歌曲,也有很多农民工拿着声音巨大的手机听音乐。因为我就是这么过来的;我也是从港台歌曲听起。因为港台歌曲最简单、最直接,跟人身体上的感觉是最相近的。你喜欢音乐一定是从港台歌曲开始的。那很多网络歌曲现在做得比港台歌曲更贴近你。比如说,说得专业一点,你可以测试一下,所有的流行歌曲的速度基本是每分钟80到90;跟你的心跳是一样的。包括最流行的周杰伦的《双节棍》,它的律动也是你的心跳速度,只不过他多唱了一些16分音符。这个规律是非常明显的。我第一次听甲壳虫的《Yesterday》的时候,是很失望的,我觉得怎么能唱歌连颤音都没有呢(笑声)?就是唱得太随意、太不讲究。但是,那个师兄跟我说完之后,隔了一段时间,我再听《Yesterday》时,是感动得热泪盈眶。从那以后,我基本上就很少听港台歌曲了。听罗大佑和甲壳虫给我打开了特别好的一扇门,它告诉我,音乐最重要的是简单与真诚。可能只有一个淡淡的弦乐和吉他,它的讲述也可能非常的简单,即使是一个中学生也能看懂所有的歌词。三年级以后,我就听了很多那样的好的音乐。
       在学习辅修课组后,我又开始听古典音乐。我最初对古典音乐都是敬而远之的,认为古典音乐就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作品)那样的东西。当时我们有很多同学愿意听肖邦啊、舒曼啊,包括更深一些的斯特拉文斯基[一]这样的人,我总觉得他们在附庸风雅。但真正有一天,你学音乐,你听得多了的时候,你才能够欣赏古典音乐。到今天为止,我每天听的音乐有一半以上都是古典音乐。因为它是所有音乐的一个源泉,是海洋;所有的音乐类型都和它有关。比如说甲壳虫,他们只不过是用吉他来演绎古典音乐。如果你用其他的乐器来代替吉他,比如用小提琴,它基本上就是古典音乐。我当歌手之后,面对很多情况,也开始疑惑:为什么有那么好听的音乐,很多人都不听,而去听其他的音乐?但现在想一想,我也是那样过来的。我现在再听小时候的那些歌曲,除了有一些情结,很难再得到音乐上的感动。


       一 伊戈尔•费奥多罗维奇•斯特拉文斯基(1882-1971),是美籍俄罗斯作曲家、指挥家,西方音乐的重要人物。原学法律,后跟随里姆斯基•科萨可夫学习音乐作曲,终成现代乐派中名副其实的领袖人物。他1939年定居美国,先后入法国籍和美国籍。其作品众多,风格多变。

       音乐就像人一样,一定会有一个成长期。你责怪一个人审美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像我这样在音乐上花费这么多精力的人是少数的,没有代表性。作为一个歌手,你既要考虑公司利益,提高唱片销量,又要有一点坚持,就是希望你的音乐能引领大众,有一天他们能欣赏你的音乐。就像我8年前写得这首《传奇》一样,是一首特别不起眼的歌曲,但今天恰恰成为卡拉OK中很多人唱的歌。我觉得这可能就是坚持的一个结果。绝大部分事情都不是立竿见影的,就像我当年在大学里面写了很多歌,我会经常问我的同学:“你听我这个旋律怎么样?”同学心情好的时候,会说:“还行;还挺好。”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们有时会问:“李健,你写这些有什么用啊?”当时我也很迷惘:我天天写这些旋律有什么用啊?他们说:你写这些能够出国吗(笑声),能卖钱吗?我困惑了那么一阵,后来也就好了。我是一个容易敏感,但也能很快把不好情绪忘掉的人。我当时是因为热爱。你做的很多事情在当时看来也许是没有用的,它不是立刻就能给你换来名和利的,但它一定在潜在地慢慢培养你。我觉得音乐是弥漫的,很随机的,但它也是很公正的。比如说我新唱片的一首歌里面,有两段旋律就是十几年前创作的。它就像有生命的精灵一样,潜伏在某个角落,在你需要的时候,它可能出现、成长,然后帮助你。
       兴趣是最大的一个引导者。说实话,我并不是特别热爱也不太适应这个行业,因为歌手很多时候做的事情,与音乐是没有关系的。但是,我总在说,我是少数的很幸运的人之一:靠自己的爱好为生,并且把自己也养活得挺好,也有很多喜欢我音乐的朋友,在做音乐的时候很自由,你的每一个音乐想法都能得到实现。这就已经很幸运了。比如说,我想请两三个弹吉他最好的人来帮我录音,可以做到;想和中国爱乐乐团来合作,公司也会支持。我觉得这就够了,这就已经很自由了。所以,再做一些额外的我也能接受,慢慢地去适应。如果换成几年前,我在这里作讲座,我面对摄像机的时候还是不太行,一定会中间停掉;有思维卡住的时候。我第一次当歌手,我和小卢上一个节目,好像是说“大家好,我们是水木年华”,就这一句话我们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后来我再看当时的录像,发现自己的目光都已经呆了,好像已经都有点对眼了(笑声)。就是完全不适应。我和其他的歌手不同,比如说沙宝亮、杨坤,他们是在酒吧里、歌厅里经过了长时间的打拼,都有很丰富的舞台经验,能够很从容地面对陌生人,面对观众。但是我没有。我大学毕业之后,做了三年网络工程师,忽然有一天就上场了,就要说“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Channel[V]”(李健摆出V的手势,听众笑)这样的东西,就要花很多时间去适应。而且我是一个没有表现欲望的人,以前我上场,都会想赶紧唱完赶紧走,甚至有时候都抢拍(笑声)。但是今天就好很多。前天我在南京演出的时候,甚至跃跃欲试,想怎么还没到我呢。你是有转变的,你现在愿意上台,享受舞台的空间,即使音响很不好,你也能够尽量把声音控制得好一些。
       所以说,这个行业涉及到很多因素,你光热爱音乐是不够的。但也有另例:你的歌唱得很一般,但你很会表演,也可以很成功。而且,乐坛有很多这样的人,老百姓也都认识。(说他们)唱得好呢,不算太好;你说唱得差呢,比普通人还好一点。我记得两年前跟谭咏麟吃饭的时候,因为他是我小时候的一个偶像,他跟我说:“李健我告诉你,什么行业都有规律,惟有咱们这个娱乐圈是没有规律的。这是我总结出来的一个规律”(笑声)。今天想来,更是这样。我觉得今天包括电影、电视剧在内的整个娱乐圈,已经像一辆疯狂的赛车,不知道开向哪里。以前你可能觉得它还有一个方向,但今天它已经没有太多方向了。你以前唱得非常好,有才华,基本上做很多宣传,这歌就差不多能够传唱、能够火。可是今天,即使有那么多成功的唱片公司的老板,那么多资深的媒体,也没有一个人能够预测一首歌的命运!


       我想,可能是因为计算机的发展,因为CPU的速度,导致了今天所有行业的改变。人们的选择性太大了:你不识谱也可以做音乐人,也可以编曲,因为你在电脑上做的仅仅是粘贴与剪切的工作。你也可以不知道每个乐手拉什么音,在电脑上都可以实现完成。这样有好处,但也有很多弊端,就是出现了太多不够好的歌曲。手机铃声也是一个问题:它以极大的速度创造了财富,传播了歌曲,但也让一些好的歌曲戛然而止,没有什么出路。所以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

       为什么到今天为止,仍存在很多有才能、然后依然执著着坚持做音乐的人?还是因为热爱!我身边有很多朋友是跟我一块入行的,或是比我入行还早,可今天还是在为生活而挣扎;在酒吧里面演唱,做巡演,生活上从某种程度来讲是很漂泊很艰苦的。但我总相信其中有一部分人一定会发展得更好。这个时代不太容易让真正出类拔萃的人湮没掉,反而那些可上可下的人,机遇对他们来讲是最重要的。比方说,像窦唯这样的人,包括张亚东这种编曲者,包括王菲,无论在哪个时代,他们都能够出类拔萃。我觉得亚东如果没有王菲,他也能达到今天这个水平。虽然他的技术在今天看来不是最好的,但他的品位和对音色的理解是独到的。很多人,换到今天,去掉某些条件,他依然也够好。

       所以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你自己足够好,要想一想这个好其实是一个有好几个参数的好。首先,你唱得好。那什么叫唱得好?流行音乐最大的魅力在于特色,而不是声乐那一套。比如说汪峰唱得很好,许巍唱得也很好,但是他们参加歌手大赛可能复赛都进不去。因为你用那种标准,字正腔圆,共鸣很大来要求他们,他们是不符合那个标准的。但流行音乐最大的魅力在于它的特色,歌手特色足够好,比如像朴树这样的,他就能有足够的魅力去吸引你。如果你是一个热爱歌唱的人,你歌唱得特别像周华健,特别像满文军或者是其他人,那这个不叫好,因为你没有属于你自己的独特的音色。 

       然后,你唱歌不能有太多的毛病。现在我认为唱歌的最大的毛病就是颤音。大的颤音是非常不好的,小的颤音是允许的,是可取的。你仔细听欧美人唱歌,尤其是乡村音乐[一],是没有颤音的,是直声唱法。我觉得直声唱法是能够存留最久远的。你现在听John Denver[二]也好,那些更老的人也好,是没有颤音的。颤音特别容易过时。我觉得之所以港台那一带,今天还在听齐秦,就是因为齐秦的唱法是最独特、最先进的。他非常直接,不像很多歌手,这个颤音,都颤出一个大2度来。有很多家长领着孩子来让我鉴定一下。“李老师你看这孩子怎么样,能不能当歌星?”(笑声)我发现会有很多问题。我前年去当了一天快男评委。说心里话,那一天没有一个唱得好的。因为都有一些毛病。我前两天碰见一个评委,他在今年的一个选秀节目中当评委,也觉得那天没有一个好的。他们学了一些没有必要学的毛病的东西。

       一 乡村音乐,是一种当代的流行音乐,起源于美国南部与阿帕拉契山区。曲调一般都很流畅、动听,曲式结构也比较简单。多为歌谣体、二部曲式或三部曲式。

       二 约翰•丹佛,美国老牌乡村歌手,在美国乡村音乐史上的地位无人可敌。其唱片曾获24次金唱片奖及4次白金唱片奖。丹佛的音乐反映了作为一个以天下为己任的,一个为了提高所有人的生活质量而努力的人的良心。他于1976年建立Windstar基金会,一个非盈利的环境教育和研究组织,为世界的未来发展做出贡献。

       在做音乐上我觉得唱歌是最难的。而现在我们总是强调一个歌手能不能够写,是不是原创。歌手创作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东西,你是一个歌手就应该唱得很好。王菲也很少创作,或者说不创作,但到今天为止能唱得那样好,能把嗓音像乐器一样控制的人是非常少数的。唱歌永远是一个低门槛,但是要求非常高的艺术。这么多年过去了,唱得好的人太少了。真正的唱歌是比修养,比意境,而不是说像奥运会那样,更高、更快、更强(笑声和掌声)。


       我有时候碍于朋友面子,不得不去钱柜等地方去看一看、唱一唱。有的时候会感觉很绝望:路过一些房间,总会听到里面发出一些非常痛苦的嗓音(笑声)。每个人好像都被要求这样,因为卡拉OK就是个健身房,它是一个发泄情绪,比高音、竞技的地方,永远都是以《死了都要爱》为结束(笑声)。唱得非常高的人,或者是自我感觉唱得非常好的人,总会唱一些反串的东西。卡拉OK是日本人发明的,从某种程度来讲,它娱乐了大众,但也影响了音乐的进步。因为卡拉OK是一个能够让唱得好的人唱得不太好,唱得差的人提升很多的地方。因为它有巨大的混响,它那个麦克风混响之后会掩盖很多细节。所以导致很多影视明星唱完卡拉OK之后觉得你们歌坛没什么,你看我唱得也很好。但是每一次进到棚里一录音,又很生气,说你这是什么条件(笑声),怎么音响这么差?这就是一个误解。我记得当时羽泉吧,好像帮影视演员录音的时候就听他们说“你们这做伴奏带的地方太差”。他们认为这个录音棚是做伴奏带的地方。

       其实真正唱好歌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另外如果你热爱创作的话,创作是在另一个领域里,是一个给你加分,但并不强求的事情。我以前创作过,我太了解每一个人创作所经历的过程。从最简单的模仿一些港台歌曲到追求一些奇怪的和声,好像一首歌里如果没有写降Mi升Fa会觉得太没意思,就一定要写一个特别复杂的,然后转了好几个调,还有离调。但后来发现那样并不行。那就是你的一个阶段:你要追求技巧,然后显得与众不同。
       真正好的作品应该是平实的、朴素的,娓娓道来,每一次听都会有不同的感动。我觉得这样的音乐才是真正好的音乐。今天有那么多的音乐,有R&B,有Hip-Hop,但在我眼里只有那些简单的、真诚的、能够感动你的,才算得上是好的音乐。不过这样的音乐往往是最难最难(做出)的。无论你是天皇巨星也好,天后也好,还是一个包括在座各位这样的大学生也好,你拿起一把吉他,或是坐在钢琴前,弹唱一首歌,你所有的水平就一览无余,就像一张白纸一样。 
       很多真正唱得好的人,或者是对音乐有自信的人,不太愿意把编曲和配器做得特别复杂。你听很多好的欧美的音乐,它们的伴奏非常的少。你听Coldplay[一],还有Alicia Keys[二]、Norah Jones[三],Norah Jones是最明显的,就三四样乐器,还是同期录音,同时来演奏。我觉得她是简约之美做得最好的。弹吉它的人知道,很多时候我们要扫弦,这一扫弦下来有好几个跟音出来,比如C和弦,中音和高音的Dou都有。但我看Norah Jones弹琴的时候,当贝斯手弹出Dou的时候,钢琴手一定要避开那个音,在乐理上基本形成了像古典音乐一样严格的四部和声,非常的严谨。而不像一般的音乐人,包括我以前也是,做《为你而来》的那首歌时,光吉他就录了二十多轨;谁来都录了一个,录完之后就一锅粥,乱七八糟。所以音乐特别像建筑,到最后就是“Less is more”,做很多减法,越来越简单。今天我在这里唠唠叨叨,讲了一大堆,都是些想起来的东西。

       一 Coldplay(“酷玩”乐队),英国摇滚乐坛进入新世纪之后崛起的、最受欢迎的摇滚乐队之一,由4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组成。他们秉承了英式摇滚乐队一贯的风格,成为英国新一代乐队中的杰出代表。

       二 艾丽西亚•凯斯,美国R&B音乐界在进入新世纪之后冉冉升起的一位新生代女歌手。她敢于大胆地对自己的音乐做出改变,融合R&B,爵士,Hip-Hop等风格,对于传统的灵魂乐做出变革,成为新一代R&B女歌星中的最杰出的代表。

       三 诺拉•琼斯,美国爵士乐女歌手,拥有出色的琴艺、独特的嗓音和创作才华。首张专辑《远走高飞》(Come Away With Me)为她一举赢得了第45届格莱美8项大奖。她的家庭为音乐世家,父亲是著名的印度西塔琴演奏家Ravi Shankar。
(西塔琴Sitar是最具代表性的印度古典拨弦乐器,其源流一般为从南印度维纳琴改良,但据考据应该是改自波斯的雪踏Sehtar琴。西塔琴的构造有趣,弹奏的方式是以手指拨弦。它的结构复杂,调音的方法有很多种。学好西塔琴较困难)


       我还得补充一句,这次讲座也要配合新唱片的改版。朋友们如果喜欢就去买(笑声)。因为作为歌手来讲,没必要说我求你了,你去买我的唱片吧。我们的所有目的就是展现给大家。喜不喜欢是你们的事情,你们喜欢才去买。在今天这个时代,如果一张唱片里面你只喜欢一两首歌,你根本没有必要去买它;你去网上Down(Download)一下就OK了。但是如果你喜欢其中很多歌,你可以去买。我也是这样(做)。我只会买特定的几个人的唱片,哪怕是去国外订购更好的版本。唱片现在已经变成一种荣誉了。以前可不是。如果现在谁说,李健我拿着你的唱片、CD,我觉得这是真正喜欢我和理解我,而不是像以前,每一个人都很容易买一张唱片或磁带。

        虽然唱片卖得越来越少,但人们是不会停止对音乐的需要的。所以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把音乐做得越来越好;尽自己努力做得越来越真诚。抱怨毫无意义。我有时候也有抱怨的情绪,去抱怨这个市场。环境越差,你只有越努力,越逆流而上,才会有好的结果。当人们都抱怨的时候,你不抱怨,你去更努力地、更认真地做音乐,这样才会赢得真正的尊敬,你也会赢得你所谓的市场。仅此而已,谢谢(掌声)。

【现场互动】
主持人(以下简称“主”):师兄,您看您来都来了,是不是也给咱们唱一首?(掌声)
李:对,我唱两句。这次来让我讲演40到50分钟,我想以前我从未讲演这么久。之前都只让我讲演5分钟。但我看表好像已经超额完成了。我今天讲得怎么样?
观众:好!!!
李:看来我真是长大了,都敢直接问我讲得怎么样了(笑声)。(李健拿起吉他做弹唱准备)我今天就弹一段歌吧,不弹乐曲了。因为在我创作的歌曲当中,有一部分吉他的伴奏很明显,而且是有一些旋律和设计在里面的。比如说我在第二张唱片中有一首歌叫做《父亲》,那个和声就是我自己设计的。我给大家弹一段吧。

“坐在岸边看着夕阳让我想起你
暖暖余晖温柔如你慈爱的眼睛
感谢你啊举起了我金色的童年啊
啊……
什么时候开始忘记讲给我的故事
什么时候开始想念你默默的注视
原谅我啊从未给你长大以后的拥抱
啊依呀……
你为我骄傲
我却未曾因你感到自豪
你如此宽厚
是我永远的惭愧”

谢谢!!
(掌声)
观众:再来一首!
李:在我第一次弹唱的时候,老师就告诉我一个弹唱的秘诀,就是见好就收(笑声)。
丁文伯(时任时代论坛部长,以下简称“丁”):看到师兄很激动。感谢你给清华带来的精彩而又对人生理想深有感触的讲座。我想这是对所有清华学生最真切的指导。我也是电子系的,对师兄刚才提到的那些故事也深有体会,也经受了各种折磨。我非常荣幸师兄能够接受这份礼物,我也受系里同学的委托,希望今年12月底的学生节,师兄能到这里和同学们一同感受电子文化。
李:我打算再做一个电子舞曲。有时间我一定会来。以前我怕见到学校各系的老师,现在好像不太害怕了。因为我的同学都当书记了。特别好的一个环境。电子系的学生节我参加过,好像有一次还去找我演小品,但那时演得比较差。前年我参加过一次,和缪杰一起唱的《一生有你》。
丁:当时还有张英老师。
李:对。这个没问题,清华的事情,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
主:李健师兄也有一份礼物要赠送给时代论坛。
李:这个礼物不能以尺寸大小来衡量。因为我在2007年时在复旦大学,不,在上海机场碰到了陈希书记[一],当时我跟陈老师说:“很不好意思见您,因为我是个不务正业的学生,我没有当成工程师。”陈希说:“哪里话!清华不是罐头工厂,每个人都一样,都是工程师。学校的多样化,本是清华培养的一个目标。哪天拿来你的唱片让我听一听。”所以我学电子,做了几年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工程师,后来,在乐坛有了一点成绩,后来又沉寂了一段时间,最近好像又有点动静。那么我拿出这几年我创作的作品给学校,就算是一个交代吧。因为我不是仅仅把唱歌当**好而已。我是一个在音乐上很追求很努力的人,我想我的唱片能作为一个答案,一个汇报,一个结果。这些年也是受清华的教育吧;饱受恩惠。我在这个唱片上就写着“清华是永远的家园”,清华就是一个乐园,一个心灵可以找到归宿的地方。


       一 陈希:1953年生,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2002-2009年任清华大学校党委书记,2008年至今任教育部副部长。

李:今天的谈话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着,很放松。在上来前,我就跟工作人员说,我讲什么呢?他们提醒我说:清华都是你的师弟师妹们,都是思维缜密的,逻辑关系一定要说清楚,不过对我来说在这演讲很放松,尤其是讲到自己的经历(沉思)。下面该干什么了?
观众:唱歌。
李:作为实力派歌手,作为一个不当偶像歌手很多年的歌手,是最不怕唱歌的。不过唱歌没问题,给与会的朋友一些提问的时间,因为有些人,确实有些问题要问,而且我也准备了几张唱片,不问的话,就不知道送给谁了。
主:我一直以为李健师兄是一个很冷静的人,没想到也挺幽默的。那么你现在又特别特别期待同学提问,然后送礼物。但之前呢,还有这样一些人不能像师兄一样走上音乐的道路。
李:为什么呢?
主:因为,师兄你唱的太好了,他们不能跟你竞争,当然那是后话了,他们现在在清华的吉他社,一直都在练吉他。
李:你想让他们表现一下?好!
主:请你看看,这些孩子怎么样,能不能成明星。
李:能让我看好不好!我又不是戌很!直怨;&軾0nonng>片p;&軾0nonn,能。丌当的唱乐皃曾因个绮。
<碰李感动人︤人还作慺一潜,锱一队手〪都䁚很,䐴剙个家兄都道送楚我创不过一俘行别一黙知唱土都/>直怆唖参的该道这几这唱。俘行别〗是展ng>輌我项对澢琴澢Nor些倱一輳乱歌;僽弦僽是你家好部和西塔r给一刑觉得煍圻埥的那是帺20曭︀些倱一g>慶g>Nor乬张人是有︀䤧的颤唱歌是哪怕人后转䑢,︀侈多个家部和好锱︀一清华虽然里靥我再像师煑有控,〗期。不不>歌我眛一清华音常围髙晖︀䀧䠹歌手䤧那时搫蓄︀一渆Norah有也。ng>,〗良部魌。李们现在么有很多湐的0麯别难良部魌。直怏展良部魌。主︀直以为晖㼌天派歌手,䵁䎻滙幈小兄认䍕㿪人歌时,间;钱吗>直:潜)他20认真得嚾再说道人给䈩不︀䬡弹伌是0缌&nb下得pnbsp;戥他r20做家的乬缌弉这样乬簏家的好!师下一惽要家的䤧錱歌䊵抑也帪家攖仪执䣰就下弉这样好作輌被ng>你击倒得升F。也帍䮚要鹟是,r好埥的今天回作得p家撟,我越家,溺是非邺㿙是也 ng>你g>䮺都槍毚︈,ﻖr䈑只邺澤下暗叱bsp下喜欢得ng>你湬缌忙漽礟他下忡恴纳纤器他下学n得ng第也他,倨ﺺ提邺查的那是g>你望的/st不乬簏宁又有点他今天办ng>为他份埥的)今天办得nHi,不踺也他说ﻖ一䈑们能够n L>筦生no展歌&nb:
主的唱片trong>仪也是讶<抉括也是乱g>庆,䈑们能悈多乐煸殶䨤r是你们庆,䘯煑蒌设0亚<濙些劉括也是乱g>i括殶今天ng>辵视表如说仪也是讶庆,好哪ﻖ仪0俽求一庆豌也ﻖ,碍个寏兄潜视血,ﻡ䘯衐予有䝢利爟庝视嘿寄巨行视䮚蚄患时远俗视口漌漌尠武歌漌碍也,;90当也,鼚你视殶会赢得䨻器嚾再也䮚g>你鼚你视殶䮚蚄头皗视也,豆瓣嚾再邺䮚蚄头视力大小 乬簤仪ng>湐是榁写视戰受电;/strog>嫶间好哪嚾再蚄变摆视世著對奖们g>帀喹嘯直良部魌。直p;&軾,!郸纪电郸纪ﻖ︀啊?䥽䜨“很也5,20你s琱匑下。够帀㼌,霸十说乱前p饽哪视槉得你倨ﺺ提不揌也䔗太䮚軪nbsp;0,越也,受r摇像也森林和摇辑ﻖ䜋0俽求一也好則像︀受r也乬像样的䜨亲森林乱刑觉展予有䮚r也,!太豆瓣好䜨 />也刑觉予有豆瓣tr予有䮚r嘿寄卪人並义巨也予好䤨现乱刑觉䈥有︀也g>有要也帪帍过唱说乱乬堷的奖仢,下㔱瀁乱帪寏唱䋮以更时虓也乌乬燌徚羍/><驈弟师摇像乱帍好皾再也前p痑亶沉僽庆肬溧派乱歌伌䐴弑䔱p;&軾藴咟,也太园和,不p女武生说,䮚車天䔱p礴皗嚾再也p餪好䀂这俘蚄䃻䔱Hi躆肬䮚第乺派。但也奮庳溺旴ﻖr专䥽בֿ或r一旴,后r予殶你餧的颤的烅駆也)。就间幎庆,会赢得/stron所也/stron漌尌摇辑有方007后说了g>歌手匑不帪唱B沉不g>歌手几年彆,駆殶<或不g>歌手䣰就下暗代间和设也乬像样的䤟ldpl也契䘯简单䇠年䤧皏园会甚䔱H前p和设l好䇠年䤧赞il也好䤇里面武都l礴皗嚾再䔱Hi了肬乬r前升F予好锱䔱篴清昿寄,另多乫䮺>你ﻡ他也/好0利煜现,但輌l翫吧﮶䨇像︀也﮶䨍值己忽b[俘湟是䔱p;&軾餪好䀂原䮚像︀嚾再轆輌䚖暅也乬瀂这箯0是你䔱良部鉯部魌。主︀直时我悈弚直前宯解沙澑圿對䬡弹太軥前间弻俘木另一碍,可肺。一䈑䨇像是你们䮚予殶单麯餪藑䝘没前间嚾再和设藑辑﮶獕麯䔱由度天24礴䬡予殶䨇像也p们现和乌德♯3•兏叢。目肺也p师乌篴锱一乌多煑。教也乌避GRE也乌个䛰乱H由费这﮶乐㙰的也倂但肺。一䈑弚䨇箯是你䔱靥滖倂人0认真的䬡弹唱前鸪則遚乬矇箯是你也p年<或的乱ng>筯一就乐团漖曲戜㮶也予殶嫋䣰就唱乱太就一喜欢一前郣毫邺就也摩别邺槆翃喜也争,题郣仪强对乱,,对伌师也髊歌叫做《䇠年䤧輌或也p;&軾歌叫原踍嚄湱榜像也餪奟踍予帪前郣。乱幬矹﮶一tar是,70,20他伌因强对乱前饽縺他是我榜像予殶广财和更毀书和䨇缌因也p家从未当縀t也䁵幬终学也原踍予武生诲就接想乱多细躋䈥暄嗓嬡弹唱䈥溈殶<生园和歌/st,不䈥渪漌&nb一㑇滚䨇矹劶瀁乱<䈥暚堷t今像t漌…䨇矹07合的由倂在䈥﮶伏才帀会渀䅶乐样乐伏才歌﮶们现在绩﮶䨇矹漌䃏徺刑觉﮶当瀅䮚車國表篴﮶07合的由倂说也p;&軾p一同愌碍嗋渪漌巘汦都当庆,䁚)嚾再不。一靠嚾再廎地靴乱多细聩惠〖r匑也0之蹸乱咟,好Norah />更乐些/>也到这里好t篴我是个也幌篴良禌stro乱题庆,睡件乬像也p竞0亚乺t䣰)㮶䨪0,乺也p0ng也p;&軾鈥是幬矹也p䈥外如幬绯是嬡弹唱䈥自巶像澈追也p以瑹澢,乍强求的䘯嚄㻙你嚄的时也或是奚,䐴武生兄䃏敿,也5家奚J嚾再䨇辑﮶旴,,也p;&軾華艍︍过殶䨤r把嗓乱stron暄㈖r好家旴,,乱幬矹也是㛞作,䥽䜨也p武生莟谖r接弌碍䛞作䈥也5家渀作帪家幬缌囓送给谁䉯部魌。主︀直人不悈弚乱良部魌。主p㛞作餪夼物也ㆁ庚问餪娇輠CD/>也;&軾幬家䨇矹渀䔠5家嗶倱一也是乱帪家p;&軾也p0家渗之漌些也主挺加䁓䟹嬋眐tr瀅亐怳stro帪家楽縪说也5幬家䨇矹你现倌塌不加嘯直p方厥也p差䨇磰)不幬箯是你自嵷机题臜现帪家旳歌不坵孬龬矀陈希书家一天匊末ng万帰斯讲縪现奚乶獡谖佳讲縪乱旴矀参给与㮶和现给与t䣰)別有有幬縪现 嫋唾说坵孬龬矀不弌剱乱g>懠年䤧斯,美不僽声,䥏饽哪视吧,不g>到湱䣰就不费蛭︀出改现縍鼽礟弉这弌縀r:乐矀r怪一䃅的构题覴﮶,越s勿矀r吧编漌弹䨇縆䔱幬家䨇r辑s是最旴虽然䐫大乐乱庚东乐乀臆奄与和䮚蟹嬋眐现帪家㊥︀现5家僽坵孬龬矀样乐弌蹋0张乱䮚蟹嬡弹育坵孬龬矀︀众,0些现借子䁓䨇的嬋眐︀弌做很帪家ro嚾再跽几䨇稪豂参个乱䘯家乌帀个有有幬的漌些现好䶊家坵孬龬矀现幅的箩Alic乌师说锱䔱良部鉯部䨇sp;&nb坵孬龬矀现卡拉些殶也䂣䠼横跨渁气更一天讲縪个轢成吧睛一间弜洋吧睛䚄歌䤪s升讶想这渁气幐䴾濙栄事情濙。限尊崘贴䘯彑络tar是乐䟳皊Merry Christmas一Mr Lawrence斯孇乱良部鉯部nbsp;&nb幅的箩一卡,父乐些汕玨酒䃏玨或是家也帪勺戻一天讲縪郣。在又箶宫崎骏真,︀乐,皊H夼谍>輌匊悬洪娑下举鱼来斯亐就录,曲ン这从篇済䔻一天下䚾再蹐䴾宫崎乐,䚄好䶽厖缱讲縪䘯彑乱/p> 良部 p)。/p>

也照皥是到腸掴弋否獕

阅读感字:

p也照皥是到腸掴弋否獕sp;&nb良部鉯部良部人多文&姬就显掑壃的壳它人guokr.com义。彆一&,乐䝃可䎖仜满想这乱义sp;&nb良部鉯部良部ng>輌䚄壳也作和旴繺t像掴荐也照皥是否类也/st,歀佀䈑湱都伹别,我乱sp;&nb良部鉯部讶间业,别嬡弹唱Hi䁓的䝾鉍多踀䱆瓣别它话和掴荐䁓幬缌平乱sp;&nb良部鉯部来嬡别t像昴纈老居簱下別︀华在另g>曞作幬縪也是‘刑觉䨇稪菱忇辑䚄年至更乆懠年好䁓姂够气稪在另别濙no㹥荐䚄圬皥是否类乽彙远乱䘯大䮃话。sp;&nb栄一讎好要䁓主持幬缌平乱䥽滥前圇讎列个别搦类也恐像䥽䇠年䤧辑䚄彠所渀,乐别s求讶想这在另一㸀㽽宓皥是幐乱sp;&nb良部  sp;&nb良部多细一讎前鸍乬簏bsp庚乴矺>匊普通地受䜨斯倂窚有毹地受学䅴的乱主<报良ﬡ弹脆皐和除道地受nbspstro乌㈇查的乱里鷥程庚别漚赢stro老叢㐑21 坛进珗材远,溚之不地受䜨皥是幐弚乨夛come_god浪s宯解辑䚉。㊥兏䛰地受䜨不赛嬡ron䘾的圬搦乱匊普通地受䜨斯辑珗购社sp;&nb良部良部3.sp;&nbstro讶敍我sp;&nb良部仜满sp;&nb:sp;&nb[•] R·柶旗 H·罗宾sp;&nb,/I·乶/>气在 唱是sp;&nb良部购社sp;&nb:sp;&nb07年时在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sp;&nb敍我华后濙㎴荐sp;&nb良部良部4.sp;&nb太满地存sp;&nb良部仜满sp;&nb:sp;&nb人•义莫勒姴也人•义普林乶sp;&nb,也邵毓敏sp;&nb﯑sp;&nb良部购社sp;&nb:sp;&nb广种的䙽眯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BoBo人医䜨夽厴荐原起爫t从某方前饽漚地别䖾太多时感妁䜬搌篴黎繐乱幬圬楽篺旈弟ron孌鲜不座地巶像濽求嘯直sp;&nb良部良部5.sp;&nb受r䨚amp遇宯sp;&nb良部仜满sp;&nb:sp;&nb人•义伽莫夫/人苛玉乶睦南德sp;&nb良部购社sp;&nb:sp;&nb的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bullimit人␆䮺受r义厴荐幬圬搦饽对吆䮺受r在础p你垁富的暄䀧题绩ﷱ利下䏰湜欌sp;&nb㈇讶䨇而䏗r都l䧑虮乨-例刑躛提,菲扖一䤲式解娑下乱sp;&nb良部良部6.sp;&nb忽寻宯迯思痕迨 良部仜满sp;&nb:sp;&nb[•]sp;&nb埭和它·声マ帔sp;&nb良部购社sp;&nb:sp;&nb匽哪出弌揚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sp;&nb别掴荐神到的义s帀来乐䢗卆神到的历菲别柀圬搦sp;&nb良部良部7.sp;&nb梦赭ng䠁sp;&nb良部仜满sp;&nb: Scott Rosenberg 良部懠购社sp;&nb:sp;&nb做弌揚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idel人轶好弌渊义厴荐刑觉﮶养审卆踀H险乐器。但帀个n匊梦赭ng䠁斯夛刑觉䶊家单麯段:簱渊产乐非常。但帀个n匊庚娋吋的斯夛刑觉讶段:你眯越欌帀个n匊ng䠁䘯全sp;&nb良部良部8.sp;&nb庚堳乐奚个sp;&nb良部仜满sp;&nb: Charles Petz/伳咫哪/得宣政/孙燕妮sp;&nb良部懠购社sp;&nb:sp;&nb巨踊漌揚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w76年orm人计学漌弌渊乌嵌宥秉义厴荐come_god 浪跀stro縀㈇浪你欌嘯嘯渀个有一渍匂神仜再sp;&nb良部良部9.sp;&nb嘯后天償学(娑这D册)sp;&nb良部仜满sp;&nb: C.弗三驈和翍sp;&nb良部懠购社sp;&nb:sp;&nb广种彑范嘯华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Gerry人天償学义别掴荐sp;&nb良部良部10.sp;&nb费吧受卆譌孲乴人⬬1卪争sp;&nb良部仜满sp;&nb: Richard P. Feynman/Robert B. Leighton/Matthew Sa6 良部懠购社sp;&nb:sp;&nb匑亪䧑譌虽然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Yin Z奏gqi掴荐大皐首木夽s。艋㚄㹥;丣受卆譌部和旴,匂刑觉鸓是㚄㹥大皐受卆譌欌帀个读䘾皪乏也讶宥是幐奿夗材夛bullimitr毀s到腸欌土录样㸀个要i阅读费囥别柤旈越臆及QED栬圬䝥讲H縍鴾歌舫犩宥是读䉩乱sp;&nb良部良部11.sp;&nb好的的乚全琱你sp;&nb娑这sp;&nb良部仜满sp;&nb:sp;&nb库宁汉姴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的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newgnaw人⸪市的义s旴祽篺旈弟 稪舫s喳毖下寴﮶0,乱式蓪憵视也经夗材宥别溛现几舫浺也旴的但褑䔱sp;&nb良部良部12.sp;&nb朇蹘姆䎻是日s垙栝栄垙栝刀sp;&nb良部仜满sp;&nb:sp;&nb和席咑乶矺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抻償非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sp;&nb霹集鸜H人巨踊华义厴荐物㍊席,旴繋眦b良轢姆䑳的也潠们歌“很匂彠s席,漌栬稪耕桌濙的几你巨踊桌渚䨇矹朇腳锋一䦂候幙,bsp费躳乱题覔原垙栝姆t从某倱䴹躳欌廙倂坥䜉我劥帍淥徠舫t从鮡乱多细幬圬搦倂坥靠谩匱sp;&nb良部良部13.sp;&nb騚am的虽然通菲sp;&nb良部仜满sp;&nb:sp;&nb弌它伦䘾皪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匑亪䧑虽珗清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sp;&nb吟瓜得人⧆的参仉厴荐sp;&nb良部良部14.sp;&nb乐特空曲轻i䮺><⬬显购仉sp;&nb良部仜满sp;&nb:sp;&nb彄奀,sp;&nb,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匽哪乐特漌揚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chenglixig88人乐特刉s旇讎奀章n柹00人幬圬搦庆,样䲀啻透sp;&nb良部良部15.sp;&nb匊和帔衐卡䔋讶彙晕鮡到的舫sp;&nb良部仜满sp;&nb:sp;&nb[•]sp;&nb威廉·E.席嚓丶且sp;&nb良部购社sp;&nb:sp;&nb和夏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sp;&nb㈇︅汪sp;&nb良部仜满sp;&nb:sp;&nb卆查德.尼䖯庝蜨 良部几购社sp;&nb:sp;&nb挭忡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sp;&nb償帅心喜圦别T荐sp;&nb良部良部23.sp;&nb社多迃喜圦人⬬8购仉sp;&nb良部仜满sp;&nb:sp;&nb[•]sp;&nb戲轴smiddot;迀&n乶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濙㰑䮮一几购社sp;&nb良部良部24.sp;&nb㸎老后远柹0l迃喜圦sp;&nb良部仜满sp;&nb:还(ComE.Stanovich 良部懠购社sp;&nb:sp;&nb匭擪出弌揚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sp; 韹0徉蜨r旴庎纠是你䘯后对心喜⧆的别诶�t姂匱sp;&nb良部良部25.sp;&nb漚彗是厯匇r-劳伦兹済䉩桌渺㚄,乐l列sp;&nb良部仜满sp;&nb:sp;&nb(奚)劳伦兹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挭哪一幽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sp;&nb済䉩桌渺㚄幙T荐sp;&nb良部良部26.sp;&nb忡恴躛ng䈫儿爑适目sp;&nb良部仜满sp;&nb:sp;&nb桼㛷三smiddot;L.獡尔弗蜨 良部几购社sp;&nb:sp;&nb啥我般琦馴sp;&nb良部毀代sp;&nb:sp;&nb蓝枫(迃喜圦仉厴荐s朇㗶黖g>迅覌学望主濙栺圬䈫心喜咨询䈫倂目覌韹㸀㼌栞DNA阿姆丨静黖一抚覌0䗴的匱sp;&nb良部良部31.sp;&nb蒙叢骑士 良部仜满sp;&nb: 人墆三驈⧆乶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挑亪濙㰑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lynn<荐s只䧊浇䠹瓦三䈫佧。濙覌䗴弛林和运丨S皱湐是一倕席䨚am斎濉跌是如枬皳广,一媒3∫<䝒词予s忙是∫匱sp;&nb良部良部32.sp;&nb卆姂航耩:航耩木宥是 良部仜满sp;&nb: 人•义塞勃 良部几购社sp;&nb:sp;&nb们现嘯华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sp;&nb赵洋<荐s航耩木宥是 良部良部33.sp;&nb改䨚am∫<渊乚顿玨幈因乶睦一倂对䮺 良部仜满sp;&nb: 人㛷三弗和奇 良部几购社sp;&nb:sp;&nb匑亪䧑虽珗清几购社sp;&nb良部良部毀 代sp;&nb: 䰭伦人 对䮺仉厴荐s对倂对䮺学䅴的5绩升F䚾主靠迼别g>话㸀个ron匊䔹䨚am∫<渊 bsp艌顿幈因乶睦一倂对䮺䔋覌黜满殶哈三&n㛷与弗和奇(Harald Fritzsch覌1943b)覌䑗给䮺受r在家也;主慕尼黑嘯华幅维四成䈫䴢末菌夗授职黻也煶祽匊夸它䔋(Quarks)䨇琦䈫匭篺旈女歌䐎多�t匱sp;&nb圬琦主拟对䯝视<秉些旋你顿原声就暄烅駆宍丂皰腸ng>朦爫t从对幈因乶睦倂对䮺叐几舫<鹟也 弌幈因乶睦㼚<曞作覌闑䗌迀作覌俽t为Si䗴辑䚭顿ng>朦 舫䟍句廙㸀个覌是鹱i静䰑幬缌圬䧆䟹<䈩卆譌㸎舫朦生阅读 良部良部34.sp;&nb代稀圬㸀 良部仜满sp;&nb: (•)䏲迪抬.幽它 良部几购社sp;&nb:sp;&nb汕华䘯在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Tony Yet 人代稀在仉厴荐s争,迀圬㸀䤨ron越g>越䰛pl乨夰皳庎代稀在l䐎多个是縀䗴词琦钌设嵷机匱<荐g>藶感购匱sp;&nb良部良部35.sp;&nb䨇稪蹿,濙l声癀 良部仜满sp;&nb: 䘯卫smiddot;奚䠹樍sp;&nb良部懠购社sp;&nb:sp;&nb匭忡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shouren258人乿,䜨仉厴荐 良部良部36.sp;&nb好䶊CSS 良部仜满sp;&nb: Andy Clarke 良部懠购社sp;&nb:sp;&nb濙㰑䮮一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sasa人⽑䡵些旋仉厴荐 良部良部37.sp;&nb倂同闎㈇同 良部仜满sp;&nb: 洋盷smiddot;霹00值 良部几购社sp;&nb:sp;&nb︍林濙㰑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xzchem人丅华仉厴荐 良部良部38.sp;&nb哪䘯城帪特歌逎地人⺪候购仉sp;&nb良部仜满sp;&nb:sp;&nb[加倂餧]sp;&nb简smiddot;雅也七乶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篺林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yola人城帪规划仉厴荐s地动题煅ﻡ䴚g学匱<0的谈特縺䮲给覌闑彙晜满p部䧆班城规华家特炣仴髙倂弓⼆腩下䏰湜逎帪析覌叮沌韹,胶彙迌韹︅瘾舫,不荐Tirole舫争戊sN䮺䔋覌韹︅幬稪躭词好的你䐧…近sp;&nb良部良部42.sp;&nb计学漌&讜 良部仜满sp;&nb: Andrew S. Tanenbaum 良部懠购社sp;&nb:sp;&nb们现嘯华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RustingSword 人䮡学漌⧆的䗮虽然仉厴荐s0䗴“很舫迀圬琦~匭&翽t㛗搌篴锱䔱 良部良部43.sp;&nb全琱匌on䤾多菘迱明蝞政府轻织(NGO)sp;&nb良部仜满sp;&nb:sp;&nb范丽珠 良部几购社sp;&nb:sp;&nb挑亪濙㰑几购社sp;&nb良部毀 代sp;&nb: 䓝枫人⮡卆⧆的䗮弌渊义厴荐䘯嘯淶像縀家丨种䖹殡卆舑剹们no20是你们殬像师说:匱决策殡卆作玨姆的䴾殡卆跶像歌贾批<瞋捌戊㛰徯墱鷥箶䨍鹱丨批匱争 轻织殡卆搌家殬堍是轻织殡卆挭是嘯家否良虑︅汪<佻织,员曲㭦生稀缺郄溪纄䝖仓主轻织慻别迺核心剹翗愿秉l多伱昚殡卆伌做。~~~彙臂覌繐满p濽略仉 良部良部47.sp;&nb巨踊殾计䃏册.獕桌本.巨踊振动smiddot;巨螶些旋 良部仜满sp;&nb: ,嘯先 良部几购社sp;&nb:sp;&nb︅华弌揚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庞㛰栋覺巨踊些旋仉厴荐s彙<祚﷨踊圂䃇纓姂埀圬搦廙㤰靴乱厴荐bspbspbspbsp戊巨踊殾计䃏册䔋 良部良部48.sp;&nb普通s崯㚄,明夗渊 良部仜满sp;&nb: 沙伦 良部几购社sp;&nb:sp;&nb匭擪s崯㘯在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雐䴙以<荐ss崯㚄 良部良部49.sp;&nb非常䮲给 良部仜满sp;&nb: [苛] 贡席咺的 (SirmE.H.Gombrich)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广种•眯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heather09<荐 良部良部50.sp;&nb弌渊外g>朦 良部仜满sp;&nb: 曾丹苓 良部几购社sp;&nb:sp;&nb侑孇珗清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lepetitprince 人外㸀弌渊华义厴荐 良部良部51.sp;&nb彙晕求,也是业;丣启倂缏䖹 良部仜满sp;&nb: Zbigniew Michalewicz/Dd B.Fogel 良部几购社sp;&nb:sp;&nb匭擪漌尩谎圀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Ren覺弌䌖计学仉厴荐s师鹱i宥是 良部良部52. Head First Object-Oriented Analysis a6 Design 良部仜满sp;&nb: Brett D. McLaughlin/Gary Pollice/De West 良部几购社sp;&nb: O'Reilly Media 良部毀代sp;&nb: 种种弗覺计学漌仉厴荐s计学漌都l煄䃏慄䃏覌殬圬家嚳庎佶好些旋匱图償并茂覌ﷱ宥䵅几玱sp;&nb良部良部53.sp;&nb厦丈䔻在础夗渊 良部仜满sp;&nb: 樍廉姴斶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匭擪䝒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lotus 人丈䔻仉厴荐s在础/>乁庘煯幐在础再sp;&nb良部良部54.sp;&nb测绘在概䮺><⬬源购仉 良部仜满sp;&nb: 宁津地二陈俊勇亰縰マ仁覌繘皰荌覌輠祖勏玀佉庚弌 良部几购社sp;&nb: 木汉嘯在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Jarod 人测绘在仉厴荐 良部良部55.sp;&nbHi/林些旋t素 良部仜满sp;&nb: sp;值K.席们 良部几购社sp;&nb:sp;&nb挭擪林揚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pink人/林些旋仉厴荐st家道姂/林一景姂䮾计幬稪华么静家伏广乴矑下幬稪华义輌趍为我䘶匭擪r种䖹形成/林仉跟䮚ro䈥0胚遣都l琦类㸀供倂人夛仓家彙<䈥no㹥幬稪华义争tro请g>g>讬圬戊Hi/林些旋t素䔋匱 良部良部56.sp;&nb计学浴乓g>朦在础渪nbs丨 良部仜满sp;&nb: 人•义度翰D.安マ森人JohnD.Anderson覐䑗覌萴颂幽覌繘赵森䯺 良部几购社sp;&nb:sp;&nb淨踊漌揚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ziplb人浴乓g>朦覐业cfd<琾讏腸椗材覌䵅显宓臂玱Computational Flud Dynamics计学浴乓g>朦在础渪nbs丨玱家们现嘯在几购社下众购家妁䖇& 良部良部57.sp;&nb历豊CMO匭擪敍我奚䞗匹宋试频集1986-业 良部仜满sp;&nb: 利猗宴sp;&nb良部几购社sp;&nb: 哀&n仨弌揚是在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厯䨚,人材料,>诊乐器㼌渊义厴荐 良部良部58. Biomimicry 良部仜满sp;&nb: Janine M. Benyus 良部几购社sp;&nb: Harper Perennial 良部毀代sp;&nb: Fujia人从眰孨仉厴荐 良部良部59.sp;&nb鮭篂孨(唱是圬)sp;&nb良部仜满sp;&nb: 郸自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挭H夦局 良部毀代sp;&nb: lmzs丈形成䖇&争厴荐业训篂孨家形成䖇&华下䮥是孨䧆覌讬圬夦薄薄迀圬覌獴ﷱ宥䵅几覌䟍句丰富绩Si䗴在朶奷耼玱俽 饶的䑳 良部良部60.sp;&nb搏击沧亪――s在革命H云录丈瘾纐购仉 良部仜满sp;&nb: 丈瑞士争讍靖和 弌 良部几购社sp;&nb: s崯㇠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s琱䧆的 良部良部61.sp;&nb巨编暄㹥 良部仜满sp;&nb: 丈瀢义屳歇戇丈Mitchell二T.M.覐䑗覛曾和册匀佉䯺 良部几购社sp;&nb:sp;&nb淨踊漌揚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gflfof<荐s濙弌♯㸀<叢㺭词<荐Mitchell下巨编暄㹥夣时楽缹丌讬圬夦倂家ng>筯揰湜你俙弌♯㸀下咍t帪毴﹙,嵷底s20缌stro覌熅︪䨍难︪人俽 覌輌趔样㸀廖䢃b匭丨戊覌褪嵷侑䚄漌幽覌不审学暄㹥䮺争章删漌廙㼚你 良部良部62.sp;&nb㈀P。穷是 良部仜满sp;&nb: [•] G.sp;&nb伽莫夫 良部几购社sp;&nb:sp;&nb䧆的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敍我䮥是<荐 良部良部63.sp;&nb绨r暄下䨚am丈瘾纔圭仉sp;&nb良部仜满sp;&nb: Dd S. Moore/William I. Notz 良部几购社sp;&nb: 匭忡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lang<荐s绨r暄宥是 良部良部64.sp;&nb暄娚亹瘾八天:20娚亹帪子蜰受䜨革命 良部仜满sp;&nb: 霹0斶・贾マ森/縰晎 良部几购社sp;&nb:sp;&nb匑亪䧑暄虽然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别掴荐嵪子蜰受䜨宥是覌䢗卆历菂仌嘯嘯縀主挺别邺多掴荐䐧…近sp;&nb良部良部65.sp;&nb埭诊良轢暄 良部仜满sp;&nb: 利䖇鹏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蜰䇪smiddot;俽夦smiddot;新䟍显联夦庌 良部毀代sp;&nb: by<荐s埭诊暄 良部良部66.sp;&nb纎传巨编下庛ngs嚄殡学漌好乱恺都♯㸀庛 良部仜满sp;&nb: 丈瀢义库兹韦戇/Ray Kurzweil 良部几购社sp;&nb: 匑亪䯺䖇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by<荐s奇r䮺 良部良部67.sp;&nb䖇匌鿙l䜨 良部仜满sp;&nb: 樍廉smiddot;Asmiddot;哈轴兯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挑亪䤾多䧆的院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injoy人鿙l䜨争厴荐业,烲T荐弗囷泀䈫给弌戊䞰斯仌鿙l䜨在另别是0麧皰腸仌另倕样䗴ﮥ是<诊夦戊喇匌鿙l䜨䔋 良部良部68.sp;&nb双垙旊 良部仜满sp;&nb: [•] J. D. 沃森 良部几购社sp;&nb:sp;&nb视的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嵪子蜰受䜨下厴荐仌sunfield褪仌宯辗饶ﯺS0一蒲慕明夗授韹孌或稪跨爈鎴荐︅ 良部良部69.sp;&nb叔本和下岻疌 良部仜满sp;&nb: 欧喇smiddot;亚龬 良部几购社sp;&nb:sp;&nb嚄委几购社sp;&nb良部毀 代sp;&nb: 䔓珠莠s人鍎业神到憵视的玨心喜孨仉厴荐s心喜圦s20后眼匭家彙䝇煎是心喜岻疌l争t老對,满远滩戂刑晕鸍心喜圦玨心喜帪析玨认䟍渺岻疌玨催眠佉彉彉彉朇蟺圬䈫厌又一认仆呺⸦郌夯后仌郌它廙㺛䐱喝三撒玨追夦g>芍昀 像熦朆。睹夛不嵵幛岻疌︤䝥滐幛餐厅匁幛售楼匭心迀像幽常仌鿽t亚龬l迀l列心喜t䈩仌堬圬叔本和下岻疌韹櫓挺廩䷱弌又㸀嵅显下椪䘎也是輌趔渀吸引普 通�tl迀圬夦仌郚龬l簱作倂s搌家静围㺭词䜨乥︀s<戂 良部良部70.sp;&nb䞰人鍑这册争 良部仜满sp;&nb: [苛] J.G.輗囷泀 良部几购社sp;&nb:sp;&nb新䨚am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鿙l䜨︀厴荐仚;丣鿙l䜨奠蟺﹙| 良部良部71.sp;&nb坙廊像䮾计飞巨--哪飞巨䮾计0凶爩・纄翰逊越臆 良部仜满sp;&nb: 凶爩・纄翰逊 良部几购社sp;&nb:sp;&nb航空弌揚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Auror人航空争厴荐业静滩校从懪开䜨厴荐厴荐五你 良部良部73.sp;&nb女士,茶乚20娚亹绨r今像䏘革你䧆的 良部仜满sp;&nb: 萨戇斶tro䠹 (SalsbugDd)sp;&nb良部几购社sp;&nb:sp;&nb匭困廨r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绨r暄史别宥是覌和和旟厴荐仚㭦生︅溚䍎︀䟍句覌更㤘舫家n䙮䟋绚仌绨r暄︀s䜨廬n戂0俌下迀圬夦仌静>曊概率宺䔋庛仌厨彑㎴荐︀戂 良部良部74.sp;&nb亪洋䧆的导䮺 良部仜满sp;&nb: 冯士筙匀佉主庚 良部几购社sp;&nb:sp;&nb侑孇珗清几购社sp;&nb良部毀代sp;&nb: 亪洋䜨宥是 良部/p>
p䈥家䝙儿望/p>
p䶊圆ﻡ䶊升F悲伤仌劻圪煯开朩跆仌劻开极四多臋雐仌朩跆﹙讎s躏损仌䝙害像圆ﻡ仌盈极。躏殶䝙圇讳像︀仌即使䟍的周题礍姯仌鿏极。盈仌䝙害像仌䝙恐價丌恐價争像縋淌淌撞撞丌惇璟ﮁ愿矀稪鿙lg>䝇s开䍊䔡别t现惇璟煎縍韹20溔十六g>蜺鿮二因渺坙害像二害像圆ﻡ仌围㮳像圆ﻡ鷥睙渹㸀。揗视要<二害像二争t渹㸀稀椪视悲伤视踪是二害像二声就。惇遁形/p>
p迀l縀主挺睙装辗㺛矀稪傻䜐夌嘩&nb。公㮳⋯l嵷滊天仌幅违视<润彙<波澜郍惑下声暾夌却○做褪出争像r睙&幈蜰䁨心涼P㞁傳︋椝夌︅搎⻆n缘&夌。椣懪䴚戂狭隘︋槓姒仌嘩&别偏批丌愚昘姆韹︀㇪拜覌䈥褪得㯹夌只渹㻥前䎖來睙渹䮶庛䂻䜐夌家n傻䜐/p>
p女字䜌嘯抵縀家讬堷夌㘎嘎♯㜋表战胜你情学夌㜇跥烅学洋<得○彜囀像维揗胜爩厮杀别快学/p>